佛弟子訪談(六十三)南無羌佛腳底刀傷三小時自愈的聖跡與平等對待一切眾生的聖潔佛格

wanshi 電臺訪談评论3723阅读模式

佛弟子訪談(六十三)南無羌佛腳底刀傷三小時自愈的聖跡與平等對待一切眾生的聖潔佛格

 

戚朋直居士分享,南無羌佛腳底刀傷,在三小時後神奇痊愈,傷口了無痕跡的不可思議聖跡。

戚朋直居士分享,南無羌佛大悲無量,平等對待眾生,深夜搶救因車禍身受重傷的野生負鼠的事跡。

主持人:歡迎我們的聽眾收聽《藉心經說真諦》節目。那我們今天的節目繼續非常的開心邀請到特別來賓戚朋直居士來到我們的節目,戚居士你好。

戚居士:主持人曉偉好,各位聽眾好。

主持人:戚居士,我們在上期節目如果您錯過的話,我們建議聽眾找網路上可以重聽,我們在這邊也再次介紹一下戚居士,因為他是長期在南無羌佛的身邊最貼身的工作人員,而且也就是有超過多少年的時間了?

戚居士:22年。

主持人:22年的時間,就一直都是在佛陀師父的身邊作為司機,也是在旁邊最貼心的工作人員了,事無俱細。

戚居士:應該是很普通的工作人員。

主持人:但因為他的關係特別的親近,親近的意思就是因為都一直在身邊。

戚居士:是的。

主持人:所以呢在戚居士上一集分享的內容當中就有很多,真的如果你不說,可能我沒有辦法想象到一些的畫麵,尤其像有很多來求見佛陀的對吧,很多的一些佛弟子,他很遠很遠的地方來就為了能見一麵,可是可能晚上七八點佛陀師父中餐都還沒有吃。

戚居士:是的。

主持人:然後你以為睡覺了。

戚居士:甚至更晚,不,七八點鍾就是說佛陀師父還在接待他們的當中,是沒有用餐的當中,有時候因為佛陀師父慈悲,考慮到很多的弟子們不遠萬裏來拜見佛陀師父,佛陀師父都是很慈悲,甚至會更晚,有很多事情要請示,甚至佛陀師父慈悲會拖得很長很長時間。然後接待完以後,佛陀師父還有很多佛事,然後回到壇場的時候,佛陀師父還要處理這些來的弟子們,安排接下來要跟他們說法、傳法的事情,甚至於就會很晚很晚,甚至於在法安的時候都是半夜兩三點鍾,兩三點鍾並不代表佛陀師父就休息了,佛陀師父在休息之前一定跟我們說,你們要慈悲眾生,因為有些動物眾生,牠們是無法表達牠們餓了,牠們痛了,牠們冷了,不像我們人可以表達,所以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家裏的所有的狗狗,甚至於說照顧一些外邊的野生動物這些東西。佛陀師父再小的事情都非常非常的時時刻刻,是每一分鍾隻要有碰到一些隻要關係到眾生的安危或眾生的冷暖,佛陀師父絕對是首先處理這些事情。

主持人:那戚朋直居士在分享的過程當中,我們的聽眾都會聽到的都是在這個生活當中的點點滴滴。那要不這樣,戚居士,這期的節目,您再跟我們的聽眾多分享下南無羌佛祂曾經發生過的一些事情,因為您在身邊嘛,哪一些印象深刻的,也都跟我們聽眾說一說,好嗎?

戚居士:好的,佛陀師父創作韻雕的這個事情,其實佛陀師父在創作韻雕過程中,其實發生過很多的我認為是聖跡,絕對的聖跡。我記得很多年前佛陀師父在創作韻雕的時候,我們在身邊,然後佛陀師父在作韻雕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從頭站到尾,而且一站是五、六個小時或者更長時間。有一次佛陀師父說:「哇!我的腳怎麽這麽痛。」然後佛陀師父就坐下來了,然後一看,脫了鞋看到自己的腳底新長了一個老繭,就是長期站立以後有很厚的繭,然後佛陀師父說:「來來來,拿個刀片,我把那個繭給它削下來。」當時壇場裏麵就有弟子去拿了一個刮胡刀,就是很薄很薄的刮胡刀,然後佛陀師父說:「我要把這個繭剃下來。」然後剃的時候是橫切麵的去剃,把它剃薄,但剃的時候可能一下子用力大了,切到繭的同時也割到肉,瞬間那個鮮血就瞬間出來了,那很多血就出來了,所以周圍的很多師兄師姐們都嚇到了,趕快拿紗布的拿紗布,拿棉球的拿棉球,趕快過來把這個按住,佛陀師父說:「沒事沒事沒事沒事,你們不慌不慌。」就把這個繭剃掉了,當時血很多,簡單的包紮以後,佛陀師父說:「好好沒事,你們去吧。」我們說趕快請佛陀師父休息嘛,佛陀師父說:「不要不要,我創作還沒創作完呢,不能停下,不能中途停下來。」然後佛陀師父就簡單的包一下,就穿上襪子穿上鞋,又開始繼續在創作韻雕作品,那個時候我們在邊上真的是不知所措,我說這麽嚴重這麽多血,而且那個切進去傷口不是直的一條線,是斜的進去是很深的,而且流那麽多血。就這樣又過了三個小時多,佛陀師父說:「好了,今天就到這裏吧,就暫時停下來。」然後弄完以後,佛陀師父說:「我要去另外一個壇場了。」當時我跟佛陀師父一起上了車,上了車以後,當車子剛開出去不多久,佛陀師父說:「咦!朋直,我這個是哪一個腳被割到了?我要看一下。」然後佛陀師父說:「你把燈打開。」我就把車子後麵的燈打開了。佛陀師父說:「把車子停在邊上。」我就把車子先停在邊上再打開燈。佛陀師父脫下鞋、脫下襪子以後,有看到棉花和紗布,那佛陀師父就把棉花紗布給扯開了。扯開以後佛陀師父說:「朋直呀,這個傷口在那裏,我怎麽找不到傷口了?你來看一下。」我馬上從前麵看到後麵就一看,咦?剛才這麽大的傷口怎麽不見了,完全不見了,然後呢隻看見傷口的地方是一片那個新生的肉,嫩的肉,但是完完全全沒有一點點的刀痕,佛陀師父說:「好了好了,那沒事了,我們走。」我跟佛陀師父說我們要回去,讓那邊壇場的弟子們看一下。佛陀師父說:「不需要。」我跟佛陀師父講說一定要,因為我怕有些人他們看了佛陀師父這個,因為佛陀師父是佛陀嘛,我說他們有的不好的想法會造業的。佛陀師父說:「那好吧,那好吧,那我們就回去吧。」然後回到壇場,給壇場所有的弟子們看了,就是三個小時前割了那麽深的一道很深的,當時出很多血,這是所有在場的人都看到的,三個小時過後,一點點傷痕都沒有了,所以這個東西在佛陀身上是不會造成任何的那種傷害,就完全好了,完完全全好了,這是我親眼目睹的。我今天所說的任何話都是真實不虛的,如我有打妄語,絕對下地獄,這是我可以發誓的,所以我今天講的任何事情都是真的事情,是我親眼所見的事情和我所經曆的。

主持人:而且那個當時你就在身邊,而且你剛剛說的時間就是大概三個小時之內吧,對吧?

戚居士:三個小時,就是割到了,大量的血出來,然後簡單包紮以後,佛陀師父馬上一分鍾沒停馬上就又站在那裏繼續創作韻雕,然後三個小時,大概就三個小時,我不能說具體的,大概三個小時左右,然後佛陀師父說今天創作就到這裏了,佛陀師父要離開了。

主持人:坐著你的車子離開嘛對吧?就是因為你要開車嘛。

戚居士:因為我是司機,所以都是我在開車,對,剛開出去沒多久,佛陀師父說:「嗯,朋直啊,我是哪個腳割到,我要看看,你把車子停在路邊。」然後我就打開後麵的燈,那個時候佛陀師父一看,那個傷口完全不見了,傷口地方就是一片粉紅嫩的一個肉,但是一點傷口都沒有。

主持人:就是看到之後你當時會怎麽想呢?

戚居士:我隻能跟主持人這樣講,我跟佛陀師父跟得越久,普通人認為不可能的事情,在佛陀師父身上是稀鬆平常,你跟著佛陀師父越久,你對佛陀師父那種尊敬和那個對佛陀的那個誠心就會越強,因為你覺得說,對別人來說是很神奇很了不得的事情,久而久之我就覺得在佛陀師父身上,沒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佛陀師父是佛陀,對眾生非常慈悲,但是在某些事情我們不用凡夫的想法去放在佛陀師父身上。

主持人:因為戚居士跟我們分享的就是,你看到的,親身看到的也是因為你當時看到的這個整個過程在跟我們的聽眾在轉述的時候,我自己反正聽起來,如果不是奇跡,那就真的沒有辦法怎麽去解釋,因為你像這麽深的傷口是有違常理的嘛,你能止血就已經不錯了。

戚居士:而且這三個小時裏,完全傷口不見,在傷口的部分就是一個新的肉,就是一個粉嫩的肉,完全沒有傷口,完全沒有一點點傷口,就是一個一片肉。

主持人:所以再次謝謝戚居士的分享,而且特別的細節,因為他當時就在身邊,也讓我們可以透過一些事實來更深入的了解南無羌佛。

那我們在上一段的節目當中,我們節目的特別來賓戚居士就分享了南無羌佛的偉大聖跡,三個小時,在腳底的刀傷就完全消失,而且傷口平整完好還長出了新肉,相信聽眾跟我剛才的感覺都是一樣,就是不可思議!戚居士是因為您長期在南無羌佛的身邊,這樣子吧,在我們休息回來之後,現在您再跟我們多分享一些南無羌佛祂讓你特別印象深刻的一些聖跡吧。

戚居士:好,謝謝主持人曉偉,謝謝各位聽眾。佛陀師父的慈悲是在任何時候對任何的眾生都施於一樣的慈悲,包括一些弱小的一些動物,佛陀師父經常跟我們講說,我們人是知道痛、餓、不舒服,可以說出來,然後這些動物們是完全沒辦法表達牠們不舒服,牠們冷,牠們餓,牠們無法表達,所以我們要關心眾生。

我記得是在2019年年初,具體時間我記得不太清楚。記得2019年年初,那一次我跟著佛陀師父去聖跡寺,然後那時候同車的還有貢布師兄,在聖跡寺做完佛事要回到壇場的時候,那時候已經很晚了,大概九、十點鍾,或是已經很晚很晚了,當時我開車,佛陀師父坐在前麵,貢布師兄坐在車後,然後我經過一段路的時候,突然發現有個動物站在路的中間,當時因為比較遠,我不確定是貓還是什麽東西,牠就站在那裏,然後我車子開過去,我以為這個動物一看到我車子燈光一打過,牠馬上會避開,沒想到牠完全一點反應都沒有,我趕緊把車子繞過牠,然後開過去,剛繞過牠開過去,然後佛陀師父就說:「馬上回頭去看一下怎麽回事?」然後我在前麵馬上車子調個頭馬上回來,回來的時候呢,因為比較晚,路上也沒什麽車,然後我就把車子攔在那個動物的前邊,打了信號燈,我怕其他車過來。佛陀師父馬上說:「我們趕快下去看一下。」下去一看,是一隻負鼠,而且我感覺是一隻成年的負鼠,他就站在那邊,那種動作是昂首挺立的感覺,然後我走近才發現了牠地上有一攤血,然後還有一個血塊,然後再走近看牠兩個眼睛應該是被撞擊以後,牠兩個眼睛的眼球已經凸出來了,就是已經凸到眼睛外邊來了,動都不動,很顯然,他是完全看不見任何東西了。然後佛陀師父說:「趕快趕快趕快,趕快把牠救起來。」我們在車上找了一個毛巾毯,從後麵把牠蓋上,去抱牠,牠完全沒有反抗,也沒怎麽,很乖,佛陀師父說:「趕快把牠救上車上去。」然後我們把牠抱到車後邊,當時我看到地上有很多血,應該我覺得他是被撞了以後,之前被撞了以後,牠慢慢慢慢爬到這個地方,然後當牠爬不動的時候,牠就站在那裏。然後回到壇場以後,佛陀師父說:「趕快去找動物醫院。」可以治療動物的醫院,找那種緊急的,就是那個急診,佛陀師父說:「那你趕快趕快。」所以我和貢布師兄就弄了一個盒子,很大的盒子,讓牠比較舒服,他不會擠到,把牠放在裏麵以後呢,我們又去找了一家動物的醫院,到了以後,然後貢布師兄就下去跟醫院講說這個情況,沒想到醫院說他們那個醫院是不收任何野生動物的,甚至於他馬上拒絕說:「你們連報警都不要報警,你們連車上都不要下來,我們是不收的。」我們一直跟他懇求說這個情況,被路上撞到,但是醫院堅決不收,我們跟他說了很久,沒辦法,我們就把負鼠帶回來,帶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上半夜兩點了,然後佛陀師父一直在等著。回來以後,我們就向佛陀師父報告了這個負鼠的情況,這是送醫院情況,佛陀說:「無論如何要去救牠,天亮以後再找別的地方去救牠。」然後我們就懇請佛陀師父加持牠,佛陀師父說絕對的。後來佛陀師父說:「你們把牠安頓好,明天一大早就去找醫院。」然後我當時的感覺是看到那隻負鼠時候,我心裏想:哇,牠真的熬不過到明天了,因為牠嘴上吐出的不是鮮血,就像血塊一樣,可能受了很大的內傷,兩個眼睛完全是凸在外麵,什麽都看不見。然後整個晚上我們在壇場到早上六點多鍾的時候,我一看,感覺好像牠還會動一動,好像感覺牠已經恢複一些了,好很多了的感覺,這個絕對是佛陀師父加持,不加持因為我當時看到的情形,這種動物很快就會死去,這麽嚴重,絕對是佛陀師父加持了牠,而且牠不但沒有走掉,而且我的感覺牠狀態好很多,然後早上的時候有個出家師姐就聯絡到一個獸醫,那個獸醫很不錯,非常不錯,他說:「按照法律是不能帶到我的診所裏麵來,但是你們帶過來,我在診所外的停車場給他看,需要治療的話。」我們一大早就把車開去那個醫生的診所,醫生出來以後呢看到這是這麽危險,就給他打了消炎針抗生素。他說:「我隻能做這一點。」然後我們就把負鼠帶回來,帶回來後跟佛陀師父報告,佛陀師父說:「這個東西這麽嚴重,不能打一針就是了,一定要每天,在這最危險的時候,每天都要帶去給醫生看,一定要幫牠治療,幫牠消炎,這是很重要的。」然後接下來一個星期,就是每天都會帶著負鼠去那個醫生那邊,同樣還是在停車場,醫生出來幫牠打消炎針,打抗生素,然後真正的奇跡出來了,我認為牠肯定會死掉,但是在一個禮拜以後,牠好起來了,不但好起來了,牠基本上,雖然牠的眼睛是看不見了,牠的眼睛已經沒辦法進去了,而且這一個禮拜以後,牠的眼睛開始萎縮了,萎縮了就沒辦法回到牠原來的,負鼠整個狀態就完全就像比較正常的負鼠,而且我們給牠弄了一個房子,就是小屋子,牠在裏麵自己可以走,因為看不見,牠會走,牠也很乖,給牠準備吃的和水,然後有一個師姐專門在照顧牠,牠是個野生的動物,我沒想到牠會這麽的乖,每次這個師姐隻要過去跟牠打個招呼,再去抱牠、摸牠都沒關係,但是有一次那個師姐就忘了跟牠打招呼了,就直接想要去把牠挪開,給牠清理牠的房子的時候,牠一下就會咬,就是說牠很信任我們這邊,隻要這個師姐的聲音,牠聽到這個聲音,牠就很放心很安心,然後一直照顧到牠往生走了,那我們這邊有個師姐一直照顧牠到往生,直到牠往生走,在牠帶回來有快半年左右吧,他一直過得很正常,牠每天雖然眼睛看不見了,但是經常師姐們會把牠抱出來,就是抱到那個牠的屋子外邊,牠都會自己走,也不會亂竄亂跑,所以這絕對是佛陀師父加持牠,而且把牠救回來。像救這種動物的事情真的很多,我比較記得很清楚的,是比較近的2019年,在這之前還有很多鬆鼠啦、蜜蜂啦,佛陀師父佛母救助的這種事情非常多。

主持人:那你剛剛說到負鼠嘛,負鼠牠在被救助之後,還有半年的時間。

戚居士:對,大概四個月到半年,我不是記得很清楚,大概四個月到半年。

主持人:但其實牠的壽命本來也沒有多長。

戚居士:其實後來我們去查了一下,野生負鼠的壽命大概就2年到3年,就野生負鼠。

主持人:而且你們看到牠的時候就已經是成年。

戚居士:成年,我認為絕對是成年,很大的一隻成年負鼠。

主持人:而且是受過重傷的。

戚居士:那個重傷,按照當時的狀況,我認為牠真的是活不了幾個小時就會走的那種狀態。

主持人:那這麽重的傷也就真的是被你們救回來。

戚居士:絕對是佛陀師父加持,佛陀慈悲。當時我們看到時候,佛陀師父第一時間就讓我們把車子掉頭回去,把牠救回來,然後一直在關心,時時刻刻從開始救回來的那一刻,一直到後來那半年或者四個月的時間裏麵,佛陀師父時時刻刻會問負鼠怎麽樣了,去看牠怎麽樣,一直在關心牠,所以佛陀師父對每一個眾生,不管是人類眾生,再小再小的動物佛陀師父都是放在心上,而且再累再怎麽樣都要去關心,不會說忘記,哪怕每一天。

主持人:不是有句話叫眾生平等嗎?

戚居士:對,所以其實眾生平等在我眼裏看到隻是在佛陀師父身上我看到的是眾生平等,這是唯一的,其他的人都談不上。不管是有些人我真的沒看過,我隻是在佛陀師父的身上看到了眾生平等。

主持人:所以我們也要學習愛護生命、愛護動物,而且有靈性,牠也不分大小,牠們都是平等的,眾生也都有靈性,所以我們都應該把這種眾生平等,最起碼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像這種的生命,無論大小,我們都能夠做到,這個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照顧和愛護。

那今天我們也再次謝謝戚居士的分享,分享了一些你親身經曆看到的在佛陀身邊發生的。

 

世界佛教總部:https://www.wbahq.org

E-mail:wbahoffice gmail.com

電話:626-588-2579

聖蹟寺E-mail:holymiraclestemple gmail.com

電話:626-797-1590

地址:1730 North Raymond Ave.,Pasadena,CA 91103

文章末尾固定信息
weinxin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3年4月23日 11:16:2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xuefoyuan.org/3118.html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